海南網

海南網 > 美食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2020-02-13 10:29:42 來源: 閱讀:1

說起謝君豪,可能大部分人都對這個名字很陌生,但是提及他演的角色都會驚呼“原來是他”。

他是《南海十三郎》中的十三郎,是《隋唐英雄傳》中的隋煬帝,也是《仙劍奇俠傳》中的酒劍仙。

不僅如此,他還是香港話劇團最年輕的首席男演員,在未涉足電影行業之前,早已是譽滿香江的話劇名角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謝君豪很愛話劇藝術。

他演過的那些劇目,都能從中感到濃重的生活氣息,以及平淡雋永的意味和人生如夢的堅守。

這種在出世入世間尋求平衡,一半清醒一半醉的風骨,便是謝君豪演藝生命的根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劇團的生活就是一個小世界,“生旦凈末丑,神仙老虎狗”。

在這樣的環境下闖蕩,謝君豪結交一班相濡以沫的知己,如亦師亦友的編導杜國威,情同手足的潘偉強。

他們相互依靠,共同演繹著屬于自己的戲夢人生;他們相互切磋,遠離娛樂圈的浮華,成就了有底蘊的真正演員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也許是得益于話劇舞臺上的千錘百煉,謝君豪的戲看起來很舒服,這對于一個演員來說十分難得。

他演戲的節奏感很強,人物的起承轉合干凈利落,絕不拖泥帶水,也不帶有一絲表演痕跡。

尤其是在處理角色上,能夠讓觀眾看清楚角色的心理、性格以及動作邏輯,從而轉化成情緒上的共鳴。

這樣的表演就像長了一只手,牢牢地抓住了觀眾的心,讓觀眾隨著他的節奏走,使他無論塑造多小的角色都能叫人過目不忘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在外形上,謝君豪可謂是千人千面。

換角度、換機位、換發型、換衣服,都能體現出不同的氣質,或清新俊朗、或落魄孤獨、或殺氣騰騰、或柔情似水,千變萬化。

他身上似有一種濃濃的韻味,這種韻味不同于當下演員的漂亮英俊、艷俗嬌媚,而是一種穿透了時空,吃透了人物后提煉出來的意韻。

這種感覺難以描述,就像“腹有詩書氣自華”一樣,即使粗絲綁發,粗布披身,也無法掩蓋住他的光彩奪人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1997年是他大放異彩的一年。

在《南海十三郎》中的出色演出,令其擊敗《春光乍泄》中的張國榮,一舉奪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。

他能夠獲獎實屬意外,當時參評的電影有《甜蜜蜜》、《香港制造》、《春光乍泄》、《食神》等大片。

誰也不會想到,一個不起眼的小成本能夠異軍突起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當然,連謝君豪自己都沒有自信。

金馬獎典禮期間,他起身去洗手間,遇到熟人都說自己沒可能,怎么可能在張國榮、黎明等人手中拿下影帝。

然而無心插柳柳成蔭,剛回身落座,就聽到臺上主持人叫他的名字,原來他口中的不可能成了現實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看起來很偶然,其實他私底下已經準備了多年。

童年時孤獨長大,少年時生活困頓,青春時寂寞守候,成年后勞碌奔波,總在一次次的挫折中尋找出路。

這些苦難也變成了他表演中的寶貴的養料,不斷為他的演藝生涯添磚加瓦,這才使他比別的演員更快的脫穎而出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2003年轉向內地發展,先是在《隋唐英雄傳》中飾演荒淫無度、無惡不作的楊廣,后在《仙劍奇俠傳》中扮演風流倜儻、玉樹臨風的酒劍仙。

前一個角色讓觀眾記住了演技與顏值共存的謝君豪,后一個角色直接令其有了一大批迷妹。

如果當時在《仙劍奇俠傳》中多給他安排幾場戲,或許大紅大紫的演員可就不是胡歌了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任何方式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。

來內地的演員那么多,為什么唯獨謝君豪一人獲得認可,源于他的認真負責。

他拿到劇本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絕一切應酬,把自己關在屋子里琢磨角色,鏡頭前的舉手投足、一招一式,都是千錘百煉的結果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《長恨歌》中的程先生便是如此。

為了演好程士砥,謝君豪特意向導演申請在居民區住了半年,真聽很看真感覺,以求精神上的載體。

聽不懂上海話,說不利索普通話,就一頭扎進平常生活中,一刻不落的學習,進度慢就熬,直到熟練為止。

至于多辛苦,這其中滋味,只有他自己明了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《長恨歌》的故事很好,情節鋪陳細膩婉轉,看上去閑筆不少卻有著手術刀般的精準,堪稱海派電視劇的經典之作。

劇中的謝君豪將自己代入到程士砥的靈魂之中,在絕望中固守一份不屬于自己的愛情,在城市動蕩中堅持紳士情懷。

他的存在讓王瑤琪的繁華一夢醒來后不那么孤寂,也為這個城市保留了一份委婉的尊嚴。

這一切,通過謝君豪張弛有度的表演,讓人物有了溫度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《長恨歌》播出后,一座城市成了他的粉絲,女人們嘆他癡,男人們嘆他傻,可他總是一笑而過。

他本可以把程先生演的再入世一些,多一些煙火氣,但他知道,藝術永遠高于生活,太過真實的角色就失去了表演的含蓄與味道。

這也是他認為一個演員需要秉持的原則,即耐得住寂寞、守得住誘惑、穩得住情緒,不被現實左右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生活中的謝君豪與熒幕中有很大的區別。

拘謹、沉默、疏離,有節制,自愛自省,拘謹中傳達出一種不經意的通透,沉默中傳達出一種隱藏的溫暖和善意,舉手投足間更有一種慵倦的高貴。

他在精神上是入世者,洞悉世事后依然心懷善念,在生活上卻離群索居,樸實平和。

如果他的戲份再多點,當年紅的可就不是胡歌

其實,演員最好的狀態就是保持神秘感。

而藝術創作也要與生活適度的疏離才能擁有持久的沖動,這種沖動或許是天性使然,或許是淡泊名利,總之都是公開的秘密。

正是這些秘密,在不經意間化成了他滿身的星氣,他不需要千呼萬喚,只需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便能“說盡心中無限事”。

這種以點概面的能力使他一上臺,站到鏡頭前便有一股奪人的氣勢,演人是人,扮仙是仙,出將入相,出神入化。

也許有些無腦吹,但演員若都像他這樣,彩虹屁可以每日都新鮮,絕不會重樣。

推薦閱讀

這14萬中國人不該被全世界遺忘

20年過去,能超越它的國產古裝劇沒有幾個

很幸運,中國總被一些勇敢的中國人保護著


推薦閱讀:新聞稿發布

相關閱讀

海南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海南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海南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海南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海南網的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。

海立通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