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網

海南網 > 娛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2020-02-13 10:05:43 來源: 閱讀:1

這個春節注定是跟以往每個春節都不一樣,前一天還是春節檔賀歲電影提檔和票房混戰,后一天便是春節檔全面撤退。電影院空蕩蕩,大過年的,只能在家追劇了。

今天小兮要說的,是一部“老劇”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,想想,這已經是2018年的劇了,但里面的人物故事,還有許多,是我們好奇,而且想要去探索的。

這部劇,著重講的是明蘭的個人成長史,刻畫的也大多是她這一代人的恩恩怨怨,但誰注意到,上一代人的故事,也很精彩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今天,小兮給大家講講顧家的那位用感情戲留住了大家眼光的顧家老侯爺,顧偃開。

顧偃開的一生,繞不開三個女人,分別是大秦氏、白氏和小秦氏。

他的一生,滿是矛盾,更有我們不曾察覺的許多愛恨糾纏,而這一切我們都只能從他和他以外的那些人去拼湊了解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一、顧家門庭正盛,少年瀟灑恣意

顧家是開國功臣,丹書鐵券在手,皇家更是賜字“根同葉茂,情同手足,孝悌忠勛世內,族蔭永齊”,然而,顧家是兵魯子出身,族中沒什么讀書人,這樣的家族,注定會隨著時間的洪流而慢慢地沒落,但早期的顧家人顯然沒看到這一點,又或者是,他們看到了,但做不了什么。

好在,顧家還有個顧偃開支撐著,這才維持了顧家數十年安逸穩定的假象。

顧偃開是顧家的嫡長子,下面還有第四第五兩個弟弟,也就是說,顧家在顧偃開這一代的嫡系里,應該還有兩個女娃,劇中既然沒有出現,甚至連提都沒有提,那就是無關緊要了吧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也許也是上一任老侯爺將心力都放在了顧偃開身上吧,以至于他的兩個弟弟,一個尋花問柳,一個傲慢無禮,都是不堪托付之人。

顧偃開作為顧家的嫡長子,生來自帶襲爵的使命和責任,好在他也爭氣,不僅練的一身武功,在老皇帝身邊頗有名望,為人正派,算是個有情有義的持重君子,天生犟種。(這一點,顧廷燁遺傳了他老爹,小秦氏在祠堂里也這么說的)

年輕時候的顧偃開,在京城也是瀟灑恣意的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他和東昌府的嫡長女(劇中的大秦氏)從小定親,青梅竹馬,感情深厚,明知道作為一個侯府未來夫人,大秦氏不是什么佳配,她不好生養、不擅持家、甚至年歲不永,但顧偃開就是喜歡。

顧秦都出身高貴,早早訂下的姻親當然不會說退就退,顧偃開和大秦氏的結合,是真的門當戶對,兩情相悅的。

這是顧偃開一生中最高光的時刻,以顧偃開對大秦氏的感情來說,兩人婚后兩情繾綣的恩愛樣子是不難想象的,也許就在他們婚后不久,大秦氏便以病弱之身,生下了顧偃開的嫡長子顧廷煜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顧秦家族之間聯系緊密,相互扶持,一派興盛的樣子,而顧偃開更是愛妻愛子在側,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人滿足了吧?

但,居安思危不是人人都有的,顧家家大業大,也有撐不住的時候,而這場禍患,換來的并不是東昌府秦家的竭力相扶,而是揚州白氏的一紙婚約。

二、愛情和家族的兩難

顧家大禍臨頭,也許是看在顧家開國功臣的份上,加上當時的皇帝并不是狠戾之人,即便下獄了兩戶勛爵之家,他也還是給了顧家時間,讓顧家填補虧空,填上那筆賬,顧家的過錯便從此揭過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可這樣的賬目,如何填補?

這時候,揚州的白氏對外放話愿意配上厚厚的嫁妝為愛女求婿,寒門不要緊、富豪也不緊要,只有一個要求,那便是對自己的女兒好就行。

這樣的富商和求婿要求,對于顧家來說,簡直就是久旱逢寒霖般的希望。

當時的風氣是士農工商,商賈為地位最卑下的人群,但對比于顧家家門覆滅,娶個地位卑微的女子保住一家的百年榮耀和勛爵之尊便不算什么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但顧家的四五子如前文所說,一個尋花問柳,一個傲慢無禮,而顧家唯一還能被看上眼的顧偃開,早已成婚,白氏姑娘是白氏東家的心頭肉,怎么可能將女兒嫁到這樣的人家呢。

可誰曾想,為了顧家的基業,顧偃開最終在家族壓力之下,犧牲了自己的個人的情感,給了病弱的妻子一封休書,算是活活逼死了自己的原配妻子。

大秦氏死后,顧偃開思念,愧疚,痛苦,面對著新婦白氏,他誤解白氏一家貪戀爵位、怨恨、卻又矛盾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新婚當夜便給白氏下馬威,眼看著她作為一個出身并不高的女子在京城貴族婦人中格格不入,甚至被顧家乃至京城人當做笑話,有些過河拆橋的可惡,但又忍不住被白氏吸引。

如果說被老侯爺逼著和白氏圓房是為了完成“任務”,那么生下嫡次子顧廷燁,他跟白氏之間的情分也應該了了吧。

畢竟,于他而言,用婚姻換嫁妝,這是交易。

但他沒有,也許那幾年,他也看到了白氏的真誠識大體,更看到了白氏對大秦氏兒子,也就是顧廷煜的好,慢慢地,心就不自覺地向白氏靠攏了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常嬤嬤說自從生下了顧廷燁,他和白氏的情分就更差了??伤麉s和白氏又有了第二個孩子,多年后,更是立下遺囑,將白氏的嫁妝悉數歸還,由顧廷燁繼承,甚至爵位,也是留給了顧廷燁,三個兒子,他對白氏的這個兒子傾注了最多的心力,甚至將他帶到了皇帝的跟前,讓他在皇家露臉。

說他跟白氏的情分差,顯然是不正確的,只是對大秦氏的愧和白氏的好在他心里拔河,讓他行為上變得矛盾而別扭罷了。

白氏曾經跟顧偃開有過爭執,這場爭執,可以說是別人有意安排的,爭執的內容,正是白氏一直不知道的真相,是白氏之所以嫁入顧府的真相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當時的白氏態度強硬,一心和離,顧偃開若將這個婚姻當做交易,那么如今交易已成,過河拆橋也未嘗不可,畢竟,他已經辜負一個女人了,再辜負一個也不是稀奇事,但顧偃開卻很反對,當她在說胡話。而最后將嫁妝歸還給白氏的兒子這種做法,也是將他和白氏的感情跟經濟上的牽連摘干凈,讓他和白氏的感情變的純粹一些。

顧偃開去世前夕,顧廷燁曾經質問過他一句話:父親,你有沒有想過我母親,一次都好,你有沒有想過那個未出世的孩子,一次都好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這一句話像鞭子,一聲聲地抽在顧偃開的心里。

再回想之前顧廷燁的每一次提及他的生母白氏,顧偃開都是眼神躲閃的,尤其是當顧廷燁第一次質問他自己生母是怎么死的,顧偃開原本端著的老子氣焰瞬間消了下去的狀態,顧偃開對白氏的感情便一目了然了。

他一生愛過兩個女人,可這兩個女人卻都因他而死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三、空殼子

白氏的去世是意外,更是顧偃開繞不過去的坎,雖說一年后,他匆忙迎娶了原配的妹妹,即小秦氏,但他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顧偃開了。

一如小秦氏所言,顧偃開在家里只剩下一個空殼兒,游來蕩去的,甚至,顧偃開從高僧那兒請來了一尊未來佛(彌勒佛),并整日里虔誠拜祭。

至于是求什么,小秦氏有自己的理解,但她自己,也未必相信自己的理解吧?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在小兮的理解中,他是真求能夠跟心愛之人再續前緣的,但并不是求跟大秦氏的姻緣,而是求跟白氏的。

證據有三:

1、白氏跟他成婚的幾年里,漸漸走進了他的心里,取代了大秦氏的位置,他深愛著白氏,以至于多年后,白氏仍然是他滿心滿眼最不愿被觸及的痛,白氏突然去世,甚至沒有給他任何的心理準備,他渴望能夠和白氏再續前緣,是不難理解的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2、那尊未來佛,是在小秦氏進門后才請來的,而不是在白氏進門后。白氏跟顧偃開成婚數年,先是生下顧廷燁,接著又懷孕即將臨盆,就連小秦氏都氣不過他“不見舊人淚”,跟白氏孩子一個接一個的生,可想而知,在跟白氏的幾年婚姻里,顧偃開的感情已經完全向白氏傾斜了。

若是求的和大秦氏,那么顧偃開大可以在跟白氏成婚后就求神拜佛,祈禱和大秦氏的再續前緣,可他卻一直沒有,直到白氏也去世了,他才去求的佛,這時候說是求跟大秦氏的前緣,就有些牽強了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3、小秦氏說,他是真喜歡大姐姐呀,他是在求未來能夠跟姐姐再續前緣。

若真是求的她大姐姐,小秦氏為何對顧廷燁氣急敗壞,嫉妒至極?若真是求的她姐姐,小秦氏為何還非要將顧廷燁置之死地?甚至在祠堂大喊不甘心?她為何不甘心?

僅僅是因為對白氏有恨,對顧家的爵位有求?答案遠非我們想的這么簡單,這里就不展開講了。

小秦氏曾經說過,顧廷燁和他老子一模一樣,是天生的犟種,也就是說,顧偃開和顧廷燁一樣,是個多情之人,更是個專情之人。

知否:即便是顧家的唯一繼承人,他的人生,也是半點不由己的

大秦氏的死,來不及讓顧偃開做什么,他的生命里就有了白氏,后來白氏死了,顧偃開的心也一并跟著死了,自此之后,他成了空殼子,即便為了維護通家之好,也為了顧廷煜和顧廷燁,他匆忙娶了大秦氏的妹妹,但這位小秦氏不管裝的多賢良淑德,也再也走不進顧偃開的心。

顧偃開這個男人一生,都在為家族而犧牲,原本的瀟灑恣意,不過是過眼云煙,他從來就留不住自己身邊的人,以至于最后連自己也成了“游魂”,游來蕩去的


推薦閱讀:新聞稿發布

相關閱讀

海南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一、凡本站中注明“來源:海南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,版權均屬海南網所有,轉載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海南網”,并附上原文鏈接。

二、凡來源非海南網的(作品)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。

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。

海立通配资